人艺新“五虎”明天“盘”《古玩》

时间:2019-06-16 07: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原标题:人艺新“五虎”明天“盘”《古玩》

  王雷和荆浩等年轻演员挑起了《古玩》的大梁。李春光摄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北京人艺三楼排练厅,新版《古玩》每天下午两点开始排练,导演唐烨都会提前半小时到。不过,当她推开大门,总能看到更早到场的何靖和傅迦,他们分守排练厅两个角,在跟自己“较劲”。“不只他俩,这个剧组的演员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要把这个戏排得更好。”

  话剧《古玩》以“至真堂”与“宝珍斋”的两位掌柜隆桂臣和金鹤鑫围绕一对宝鼎三十余年的恩怨纠葛为主线,对1902年到1938年间的古玩行进行了一番群像式的描写,可以说是一出非常有北京人艺特色的戏。

  《古玩》是目前北京人艺第一部完全交给年轻人挑大梁的经典剧目。演员王雷饰演男一号隆桂臣,虽然已在影视剧里演过四十多个男一号了,可他依然很紧张,“这是我进剧院15年来,第一次演男一号。”为此,最近三个月他全部精力都在排戏和演出上,其他的活动都停了。“人艺这个舞台对我很重要,毕竟我是人艺培养出来的演员。”他说,这一点是从濮存昕、冯远征等前辈身上学的,“我刚到剧院时,他们许多人都正当红,但是排戏的时候一定会完全沉浸到角色中,不让外界的事情来打扰。”

  “排了两个月了,还是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王雷说,影视表演中,镜头可以给表演帮忙,有时候一个近景就能说明很多问题,而在舞台上,这些全要靠演员演出来,需要功夫和方法。“人艺的舞台见证了那么多经典和大师,在这儿演出肯定对自己要求更高。”

  荆浩在《古玩》里饰演金鹤鑫,已在人艺舞台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他,和林兆华、李六乙等许多导演合作过。在他看来,接过一部前辈演过的经典,站在舞台中间传承经典,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当你演了越来越多的戏,你就会有那种冲动,想站在舞台中央,释放自己,控制整个戏的节奏。”

  荆浩不是大学毕业就来到人艺的,而是在一所部队院团做演员。当时已经成为团里主角担当的他,却对自己的事业产生了迷茫。经过几番波折,29岁时荆浩才正式进入人艺。今年41岁的他,十分珍视《古玩》给予的机会,“男演员45岁才能真正在舞台中间站稳!我们的时代能来吗?准备我一直有,我在舞台上从不糊弄,所以也不害怕。”

  傅迦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剧院排新戏了,这次排练时他经常会和何靖吵架,吵的内容都是戏的处理,而且逮谁跟谁说台词。他说,“这个戏的台词必须拱嘴了,不用思考就能往出说的时候,我才能创作。”

  当年的《古玩》是由谭宗尧、濮存昕、冯远征、何冰、梁冠华、吴刚等人主演,其中大多数人后来都成了新版《茶馆》的主演。《古玩》也与《茶馆》一样,有着几十年的时间跨度,所以大家都管《古玩》叫“小《茶馆》”。

  在人艺,没有一个演员没有《茶馆》梦,尤其是男演员。今天接过《古玩》,大家也都联想到了上一辈身上的“巧合”,在一起也会经常开玩笑地说起《茶馆》的台词。“历史就是相似的轮回,演《茶馆》是个美好的愿望,但你能不能达到《茶馆》的标准是个问题。”王雷说,大家都很清楚这一点。

  雷佳是年轻演员中较早进入《茶馆》剧组担任重要角色的。原本在剧里跑龙套的他,几年前开始接过何冰饰演的“刘麻子”。原本以为只是临时“钻锅”,没想到就一直演了下来,如今也演了一百多场了。“刚开始别提有多紧张了,生怕把同台老师们的戏给搅和了,一轮巡演下来感觉脱了一层皮。但就是这样,一年一年,一点儿一点儿的进步,让我觉得自己距离角色越来越近了。”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经历,雷佳面对《古玩》的传承会比别人少一点紧张,“我们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去创作,应该能够做得更好。经典是大山,但要用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它,才能放开手脚攀登,实现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表达。”在雷佳看来,传承经典,其实更重要的是传承人艺的精气神。

  当年,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冯远征也是在观众和前辈怀疑的目光中接过了《茶馆》,如今,又轮到年轻人们为传承焦灼了。历史的轮回就是这么有趣。明天,新《古玩》就要首演了,这帮年轻人正紧张地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